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人俞飞鸿风流
女人俞飞鸿风流
 在陆川的引荐下,在望京附近某家粤菜馆的包厢里,星美国际的老总覃宏第一次在饭局上见到了俞飞鸿。这是一次目的性很强的聚会,星美打算成立自己的演艺公司,作为星美旗下的得力干将,陆川便利用自己在圈内的人际关系主动为谭氏兄弟物色起女演员来了。 作为圈内知名的女演员,人到中年的俞飞鸿是谭宏新近比较喜欢的那种成熟妇人的类型,所以一落座以后,谭宏便开始目不转睛地打量起俞飞鸿胸前那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呼之欲出的肉包子来了。 俞飞鸿虽然坐在那里,但是她时刻关注着谭宏的一举一动,对俞飞鸿而言,已经难得有机会受到这样的大老板的邀请参与宴席了,因此当她见到谭宏似乎在不停的打量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以后,俞飞鸿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喜色尽管这样,毕竟边上还有个陆川,俞飞鸿有点放不开,于是不禁故作羞涩地低下头,抓着自己的衣角,不住的在那里搓着,显得有些慌乱。 作为曾经的北京城鼎鼎大名的“天上人间”的二老板,谭宏品尝过环肥燕瘦的美女就如大碗里盛的米粒一般多了,尽管如此,谭宏对于这些混迹于演艺圈的美女还是来者不拒的。此刻,俞大美人的心事他自然是明白的,看到这里,谭宏的心中便有了底气,一边嘴角露出了标致性的邪邪的笑容,一边直接冲陆川挥挥手,示意他到门外望风去。 在陆川走了以后,谭宏马上坐到了俞飞鸿的身边,俞大美人可能没有想到谭宏会这样的直接,身体微微的僵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一样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这个今晚的猎物,眼神露出了几份幽怨的神色。 谭宏将俞飞鸿的动作理解成一种暗示,一种致命的暗示,这好像一桶汽油浇在了男人正在猛烈燃烧的欲火上,欲火猛然窜了上来,将男人最后的理智燃烧殆尽,于是谭宏一把拉住俞飞鸿的手,忽然一带,将她的身子紧紧的揽在怀里,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一种销魂的感觉从谭宏的双手迅速蔓延到全身。于是谭宏头一低,便吻上了俞飞鸿红润的嘴唇。 这一吻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俞飞鸿的娇躯颤抖着,不仅没有拒绝,反而用一种近乎疯狂的热情来回应着谭宏,紧紧的吸吮着他的舌头,用力搂着男人的脖子,象是要把自己和他融为一体似的。 谭宏想不到俞飞鸿竟然如此热情饥渴,心中不禁大喜,更加卖力的在她如玉的身体上挑逗、抚摸着。他的一只手从她衣服的领口探进去,抓住她的一只豪乳揉搓着,右手则从她的裙摆处伸了进去,谭宏惊讶的发觉俞飞鸿连内裤都没有穿,衣服下完全是赤裸的,看来这女人真是欠干了,这下子也省了他好多功夫。 于是谭宏的右手便直接地覆盖在了俞飞鸿的芳草地上,旋转着手掌抚摸揉搓着,不一会儿就从肉缝里面流出大量的蜜汁,滴落在他的的手掌上。谭宏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谷口处轻轻摩擦,淫水顿时沾湿他 的手指,谭宏的手指轻轻一滑,很顺利的滑进她的阴道里面。 “噢!” 俞飞鸿一声低呼,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屁股耸动着,阴道里面的嫩肉跟着蠕动,释放出大量的黏液,紧紧的把谭宏的手指包围起来,想要把他的手指完全吞没进去.谭宏的手指传来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俞飞鸿里面的嫩肉褶皱,当下他便展开指功,在她的阴道里面抠挖着、旋转着、抽插着。 从小穴里面传来的如波浪般的阵阵快感让俞飞鸿大呼小叫起来,也让她变得疯狂,她的双手粗暴的把谭宏的衣服撕扯下来,然后她把性感的嘴唇从谭宏的大嘴里移了开来,低头在男人的脖子、胸口上舔吻起来.谭宏知道时机成熟了,于是把手指从俞飞鸿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噗哧”一声,带出大量的爱液,俞飞鸿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突然感到阴道里面前所未有的空虚。 谭宏于是双手齐下,俞飞鸿身上那件真丝衣服也很快的被他脱掉,随手扔在餐桌上.此刻俞飞鸿已经赤条条的展现在了谭宏的眼前,只见她:面如满月,两只眼睛就像两颗又黑又亮的宝石,又像两汪清澈不见底的湖水,眼睛下面是一个小巧高挺的鼻子,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两片薄薄的嘴唇涂了浅色的口红,水水的,像是能掐出水来一样,性感无比。她那圆润的下巴线条柔和,让整张脸达成了惊人的和谐。她粉嫩的脖颈长长的,肤色极其光滑洁白,脖子下面就是雪白的胸脯,胸脯上有两座圣洁高耸的乳房,圆圆滚滚的,是那么的雪白耀眼。两座乳房之间有一条深深的难以测量的乳沟,两座乳房之下就是一片平地,宽阔、平坦、光滑,在平地的下面有一个小小的迷人天地,那是俞飞鸿小巧可爱的肚脐眼。肚脐的不远处就是一片长得非常茂盛的三角洲,黑黑的芳草萋萋。此刻,那黑黑的阴毛之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了,当然,这充分说明了俞飞鸿女士有着旺盛的欲望“真是一个尤物!” 谭宏 在心里赞叹道,“这样的尤物,别说干两次我不满足,就是天天干,我也不会闲多的。”一边在心里说着,谭宏慢慢褪下了自己的裤子。俞飞鸿不仅呆呆的看着谭宏的那已经微微的流着淫水,显得十分透亮的大鸡巴,心里开始思考起来…俞飞鸿很快便打定了主意“我用嘴巴帮你好么,谭哥,我先帮你吸一下,等我适应了,我想,你就可以开始干我了?” 谭宏听了俞大美人的表白后,微微一笑,便伸出双手,微微弯腰在俞飞鸿的身上乱摸起来,滑如凝脂的后背、浑圆硕大的乳峰,然后谭宏的双手移到俞飞鸿的头部,轻轻的把她的头往自己身前压了过来,同时谭宏身子一挺,大鸡巴的大半部都塞进了俞飞鸿的樱桃小口中。谭宏的大鸡巴将俞飞鸿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嘴唇和大鸡巴缝合得很紧密。“呜!”俞飞鸿忍不住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俞飞鸿很快便进入了状态,慢慢的移动着脑袋,前后套弄着,发出“吱吱吱”的声响。谭宏嫌不过瘾,因为俞飞鸿嘴上动的不快,于是他双手下移,抓住俞大美人的头部,紧紧的按住,然后挺动屁股,快速的抽插起来。 这回俞飞鸿很快便招架不住了,喉咙口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到……到沙发上……去……趁着谭宏把大鸡巴从她的小嘴里抽出的一刹那,终于得以开口说道。“嗯!”谭宏一边轻轻的应了一声,一边继续狠狠的在俞飞鸿的小嘴里抽插了几下才拔出来,一丝丝唾液从他的巨大龙头处流了下来,滴在地上,整个大鸡巴身上到处是黏稠的唾液,看起来很淫糜。 一坐到边上的沙发上,俞飞鸿便主动把大腿分开,哇!美丽神秘、充满无限诱人风光的阴道终于完全暴露在谭宏的眼前了,漆黑的芳草长得很茂盛,覆盖了俞大美人的整个稍微隆起的阴阜,一点儿都不杂乱,就像是被梳理过一样。中间隐约可以看到一条神秘的小溪,在靠近小溪两边的芳草上还能看到挂着的露珠,晶莹剔透,想来俞飞鸿早已是是春情涌动了。 谭宏静静地欣赏了几分钟,感觉到内心的欲望像决提的黄河之水一样,再也忍受不了,于是虎吼一声,便往沙发上蹦去,双手一带,拉住俞飞鸿的手就把她拉倒在自己的怀里。谭宏的两只魔爪一只移到了俞飞鸿浑圆丰满的乳房上,紧紧的按住,在那里尽情的用力揉搓着:另一只手则移到了俞大美人的神秘阴道处,在那里旋转、搓弄着。然后谭宏头一低,伏下身子在女人的胸前,张嘴含住了俞飞鸿的一边乳房。尽管俞飞鸿的乳头大大的,有一粒花生米那般大,颜色紫红,但在谭宏的舌头的舔吮下,很快的就由柔软扁扁的状态变成了又挺又硬。 俞飞鸿只觉得春情大动,浑身血脉加速流动,花心深处充满热血,奇痒难忍,彷佛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爬动一样。她忍不住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哎哟!我受不了了啊……好痒……嗯!好舒服,用力舔……里面好痒啊……想不到俞飞鸿这么快就浪叫起来,谭宏才刚刚抚摸了几分钟而已,手瘾还没过够,我们的俞大美人便忍不住了,果然是个骚女人。 谭宏在听到俞飞鸿的浪叫后,心中有些乱跳,更是加快了动作,在她的阴道里拨弄了一阵子之后,又去抚摸俞大美人小溪两边微微突起的肉片,感觉到湿湿滑滑的,从小溪里不停的有水渗出来。“哎哟……受不了……谭哥,快点……快点插进来……啊……”俞飞鸿小嘴张开,尖声的浪叫起来,声音既似痛苦又似舒服,应该是苦乐兼而有之吧!“小骚货,这么快就忍不住了,我插进去能止你的痒吗?” 谭宏从嘴里吐出俞飞鸿那已经被自己吸吮得略微有点红肿的乳头,从女人雪白的胸脯上抬起头来微笑着对她问道。“嗯!我好骚……我好痒……插进来吧!谭哥,能的……能止痒的。”俞飞鸿忍不住伸手抓住谭宏下面的大鸡巴尽情搓弄着,发浪的、淫荡的尖声叫道。于是谭宏便跳下沙发,站立在边上,两手抓住俞飞鸿的小腿,将自己的大鸡巴推到女人的阴道中,摇动屁股,让大鸡巴在俞大美人的小溪上摩擦着。 俞飞鸿不停的呻吟浪叫着,肉色的小溪中汩汩的流着爱液,把小溪附近的芳草都染湿了,也有很多流到龙头上。谭宏见俞飞鸿已经充分湿润了,而且龙头也受到了爱液的滋润,看来可以开始替女人止痒了。于是谭宏将大鸡巴的龙头对准俞飞鸿微微张开的阴道洞口,屁股一挺,用力的朝女人的花径插去。“哎唷!好痛!” 俞飞鸿痛得尖叫一声,只觉得阴道洞口火辣辣的疼。男人粗野的动作让她尝到了苦头,谭宏的大鸡巴没有一下子插进阴道里面,而是重重的顶在俞大美人的洞口上,然后才滑入洞中。 既然谭宏已经插进俞飞鸿的阴道里了,自然是不能错过机会,于是他便继续用力的挺动着屁股,并且一边挺动一边摇动着,慢慢的向俞大美人的花心深处侵入。“啊……好痛……嗯……舒服,好美,我……我还要。哟!顶死我了,里面痒……唔,好爽!”俞飞鸿感到又痛又快乐,嘴里一边喊痛又一边喊舒服,自相矛盾。谭宏听得雄风大振,大肆杀伐起来,狠插猛抽,每次都全根拔出,抽出外面,然后狠狠的插进去,一插到底。每次狠插猛抽的时候,男人都是用尽全身力量,所以每次都发出“噗滋噗滋”的响声。 于是俞飞鸿的身体不停扭动着、迎合着,口中更是浪叫娇吟不止:“好过瘾啊!我的亲亲谭哥……我的亲亲老公……我好喜欢……喜欢你插我!“美,好舒服啊……哟!我要飞上天了……好紧啊……”“唔!我要死了……你就用力的操死我吧……用力的操我吧……”“啊……爽死了……不,我……我要去了……用力点啊!”整整半个小时后,俞飞鸿在谭宏的大力抽插下,终于要高潮了,俞飞鸿口中疯狂的乱叫道…… 大约两个小时后,这顿“饭局”才宣告结束。有意思的是,当里面的两个人交战的淋漓尽致时,陆川一直就站在门口守候着,防止酒店中的服务生突然靠近。直道听到谭宏的召唤,他才重新走进包厢。 几分钟后率先走出包间的覃宏面无表情地独自驾车离开。随后,一位长发年轻女士与陆川一起走出,此女正是演员俞飞鸿,两人看起来显得亲密无间,看来陆大导演不只精于拍戏,他更懂得如何充分调动一切手中的资源,讨好投资人,维护好跟他们的关系! 【完】 1280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