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的經驗之sm篇
我的經驗之sm篇

和淫蕩小狐狸認識了不到一年,?不過在認識一個月後時就幹上了,?所以相幹也半



年多有了。



? ? 本來我叫她小仙女的,?因為她實在滿漂亮的,?舉止也相當優雅,?對我又溫柔,?言



聽計從。可是在第一次做愛後我才發覺,?她在床上卻完全變了樣,?又騷又飢渴,?每次



做愛都至少要操上四五次,?所以我改叫她淫蕩小狐狸。



? ? 不過其實還好啦,?因為只有在她到我住的地方晃的時候我們才會做愛,?有時候去



看 MTV 想跟她搞或是想跟她去開房間她都不肯。她的理由是不習慣在外面。好吧,?



不習慣就不習慣吧,?反正在住的地方幹比較爽,?也可以叫得比較大聲。



? ? 和她做愛的一大享受是她滿主動的,?各種幹穴的姿勢、口交乳交啥的都會主動要



求,?有時候還跟我一起看A片練習。不過每次一看到肛交和 SM 她就轉台,?她說她不



能接受。幾次要求幹她屁眼都被拒絕,?甚至跟我吵起來後,?只好認了,?也不再提。



? ? 期末考後的週末她到我住處找我,?提著一個大包包。她叫我收拾一下衣服,?陪她



去旅館住一天。哇哈,?今天居然主動找我去開房間?不知道她哪跟筋不對了... 管她



呢,?或許是她突然開竅了也說不定。



? ? 隨便揀了幾件衣服塞在背包我就和她出去了,?反正住處離市區近,?旅館又不遠,?



有缺東西再回來拿就可以了。



? ? 她好似早就考慮好了,?一路蹦蹦蹦的往一家電腦賓館走去。我反而有點遲疑,?問



她:『喂,?你玩真的啊?』她瞪了我一眼,?說道:『誰跟你玩啊?都走到這裡了你還



以為我在開玩笑啊?』我連忙陪笑:『沒有啦,?只是你以前都不肯跟我開房間的...



』她打斷我的話,?回說:『以前不開,?現在就不能開啊?我高興怎樣你管我?』 (是



啊,?不管啊,?我哪敢管?) 我在心裡暗想,?卻沒說出口,?跟在她後面看她 check in



然後一起上樓。



? ? 進了房間將東西放下,?才把門關上,?小狐狸馬上黏著我吻個不停。正當我開始興



奮,?肉棒越來越硬,?漲到快受不了的時候,?小狐狸突然把我推開。我有點著急,?說道



:『你... 』不料我才說一個字,?小狐狸馬上一個巴掌打過來,?又重又狠。她面無表



情的說:『幹,?你他媽給我乖一點。帶你來開房間是給你恩典,?你要是敢不聽話或說



些不該說的話,?我馬上把你的爛屌剪下來。』我愣在那裡,?沒反應過來,?怎麼平時溫



柔的小狐狸會變成這樣子?而我居然沒反抗更是奇怪,?大概心裡也有點想看看她要玩



什麼把戲吧...



? ? 『把衣服脫了。』小狐狸說,?一邊也開始解她身上襯衫的釦子。



? ? 我說嘛,?剛剛還不都是裝出來的,?骨子裡一樣飢渴。幹,?等一下非操得你求饒。



? ? 把身上的衣服都脫光後,?我迫不及待的去撫摸小狐狸那光滑的肌膚。



? ? 沒想到她居然馬上轉身,?左手用力的捏著我的大雞巴,?右手又是一巴掌甩過來,?



這次還更大力... 『幹你媽的!我說的話你聽不懂是不是?叫你乖乖聽話,?你以為我



不敢剪你的爛屌?』她邊說左手還邊用力。這下我可是真的呆掉了,?雞巴那未曾有過



的疼痛讓我無法思考。我只好保證我一定乖乖聽話,?她才將手鬆開。



? ? 她在帶來的大袋子翻啊翻,?把一堆東西丟過來,?簡短的說了句『穿上。』



? ? 看看手上的東西,?哇咧,?胸罩、內衣、腰莢... ,?這我怎麼穿啊?



? ? 『小狐狸啊,?你有沒有搞錯?這要我怎麼穿啊?』



? ? 『操你媽的爛屄!叫你穿就穿,?哪來麼多廢話?』小狐狸罵了出來。



? ? 好吧,?認了。



? ? 胸罩、腰莢、內褲、吊襪帶、絲襪、襯裙、連身洋裝... 我一件件的穿上。天啊,?



穿這樣還真是怪難受的。不過尺寸都剛好... 難道她是預謀的?不會吧... 什麼時候



小狐狸有這樣的習慣,?我怎麼都不知道?



? ? 小狐狸走過來看看,?調整了一下我的衣服,?拿了兩條絲巾墊在我的罩杯中,?把胸



部撐出來。然後她拿了假髮幫我戴好,?再拿雙高跟鞋給我穿。幹她媽的,?三寸高跟鞋



耶!!! 我才想反駁,?她舉腳就往我的雞巴踢下去,?面無表情說:『穿上。』只好乖乖



穿啦... 等我全身穿著好,?她命令我坐在椅子上,?然後又轉身去翻她的包包,?她也該



換衣服了。



? ? 等到她穿好,?操,?我看得眼珠差點沒掉出來!她身上只有三樣東西:白色透明的



絲質襯衫、膝上廿五公分的短皮裙和一雙過膝高跟長皮靴。就這樣,?沒有別的。她那



36D 的奶子把襯衫撐起來,?兩個紅色的乳頭翹翹的突起,?隔著襯衫特別誘人,?一走動



就可以從短皮裙下緣瞥見她濃密的陰毛,?再加上皮靴,?哇靠,?又浪又騷!看得我的雞



巴在小褲褲裡又不安分了...



? ? 『走,?陪我出去。』她說。



? ? 『啊?可是我穿這樣... 你穿那樣... 』我遲疑著。



? ? 『幹,?你有意見?』她挑著眉毛說道。



? ? 『沒... 』我退縮了。



? ? 『沒意見就乖乖跟我走。』



? ? 她拉著我出房門。房門關上的瞬間,?她的表情就變了,?變得好像我們是好姊妹,?



她挽著我的手出賓館的門,?走上大街。



? ? 那時候是冬天,?她那身裝扮平時就會吸引人,?更別提寒冬了。可是她好像一點都



不在乎,?眾人的目光彷彿在幫她進行愛撫,?她面色紅潤,?注意點還可以看到她大腿根



部有著淫水濕潤的痕跡。



? ? 而在一旁的我,?穿著女裝原本就不自在,?這樣走在街上更是讓我羞得無地自容。



可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緊緊貼著她,?任由她帶著我走。



? ? 她帶著我走進一家 MTV。服務生不分男女全盯著我們看,?看我這不搭調的穿著,?



看她那又騷又辣的打扮。她拉著我逕自走到櫃臺,?開口問櫃臺小姐:『喂,?有沒有A



片?幫我們找一支。』服務生的眼光還是集中在她身上,?她猛一回頭,?『幹,?沒看過



女人是不是?去做事啦!!欠幹!』別說在旁邊的我,?那些服務生全被嚇了一跳,?乖乖



的轉頭做自己的事。當領位的服務生帶我們進包廂,?在片子開始播映前的這段空檔,?



小狐狸不知道從哪裡拿出條繩子,?把我的手反綁在後面;將我的裙子掀起到腰部,?並



且將內褲拉下來露出我的雞巴。她笑著對我說:『我們等等來看看,?你這隻小雞巴會



有什麼反應。』



? ? 隨著片中男女軀體的交纏動作越演越烈,?我的身體也跟著發燙,?尤其是那根挺起



的肉棒,?更是腫脹欲裂。可是雙手被綁在身後,?連想要自己打槍抒發也沒辦法。而那



隻淫蕩小狐狸卻只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偶爾伸手搓搓我的龜頭,?這動作不但



沒讓我獲得解脫,?卻更讓我難受。



? ? 總算捱到片子播完,?小狐狸也幫我把繩子解開了。我踩著高跟鞋正要往外走去,?



沒想到她拉住了我,?輕聲笑道:『別急,?等等再出去。先跟我來。』她拉著我走向廁



所... 沒錯,?就是女生廁所!!剛進去的時候裡面沒有人,?她推著我進了其中一間,?把



門鎖上後,?又將我的手反綁在水箱上,?掀起我的裙子,?拉下內褲,?輕撫著我的肉棒說



道:『乖寶寶,?我們先在這裡爽一下吧!』她張開雙腿,?跨坐上來,?將早已氾濫的小



穴對正我的龜頭套入。濕濕暖暖的感覺,?讓我想抱緊她抽送;無奈雙手沒有活動的自



由,?只有以呻吟發洩。她雙手搭著我的肩膀,?擺動自己的身軀,?一邊以微瞇的眼睛望



著我。突然她加快了擺動的速度,?加諸在我身上的刺激更大了,?我不禁想大叫來宣洩



那時心中的興奮;卻也在同時,?我聽到隔壁間廁所有人進去並關上門的聲音,?讓我不



得不硬生生將聲音壓住。小狐狸發現了我的古怪,?湊在我耳邊說:『怎啦?想叫啊?



叫啊... 發洩啊... 你不是最喜歡叫床的?嗯?』雖然她的動作讓我興奮,?但我硬是



咬緊嘴唇不叫出來。耳中聽著隔壁間來來去去女人的足音和尿尿的聲音,?加上小狐狸



在我身上抽動帶來的刺激,?沒多久我就忍不住的射了。小狐狸將她小穴流出的淫水和



精液擦拭乾淨,?也幫我把下身處理好,?對我說:『暫時先饒了你,?回去我們再慢慢地



玩。』說完還對我笑笑才解開我的繩子。到這裡,?我整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已經不



再想反抗,?反而有點期待想知道接下來她會有什麼古怪的主意,?這反而令我興奮。



? ? 回到了賓館的房間,?她讓我脫下衣服,?但是仍然穿著襪帶、絲襪和高跟鞋。而小



狐狸自己則將短皮裙和襯衫脫下,?只留著長靴在腿上,?接著從她的袋子中翻出了條黑



色蕾絲內褲穿上。她微笑著看著我,?勾勾手指,?示意我和她一起進浴室去。雖然感到



迷惑,?但是既然現在她是主人,?就照著做吧。待我踩著高跟鞋走進浴室,?發現她正坐



在馬桶上尿尿,?令我覺得驚訝的是,?她並沒有將內褲脫下,?也因此,?整件蕾絲內褲明



顯的濕了一大片。當我還楞楞的站在那裡,?她已經尿完了,?且正緩緩的將內褲褪下。



我暗想:她是不是剛剛興奮過頭了,?神智有點不大清楚?還沒有得到答案,?她就把我



叫過去,?揪著我的頭髮讓我的臉湊近她的下體,?簡短的說:『舔乾淨。』我還正懷疑



是不是聽錯了而略有遲疑,?她的靴尖馬上踢上我的腹部;我側過頭望向她的臉,?她正



面無表情的瞪著我。好吧,?都已經玩了,?也不在乎繼續玩下去。忍著那刺鼻的尿味,?



我伸著舌頭舔舐著她的尿道和陰道口。說實話,?那味道實在很糟糕,?酸酸鹹鹹的,?而



且相當嗆鼻,?差點讓我當場反胃。不過還是在她的強壓下勉強自己將上頭殘留的尿液



都舔了乾淨。待我抬起頭來表示好了,?她帶笑的問我:『怎麼樣?我的尿液好不好喝



呀?』『不好喝,?味道好糟糕... 』我據實回答。『不好喝啊?怎麼會呢?一定是你



不懂得欣賞人間美味的關係。』說著,?她拎著剛剛那條黑色內褲晃一晃,?『沒關係,?



我就將這條美味的小內褲塞進你的嘴裡,?你很快就會習慣的。』天啊,?原來她剛剛故



意弄濕是要玩這個啊?舔上幾口那味道就讓我受不了了,?何況整條沾滿尿液的內褲?



我馬上改口:『對... 對不起,?我剛剛說錯了,?你的尿液是人間美味,?相當甜美!』



『哦,?是嗎?那你剛剛怎麼說... 』我忙說:『剛剛緊張嘛,?所以一時說錯話了。』



『喔,?是這樣子啊... 』她頓了一下,?我忙點頭表示正是此意,?『那麼,?讓你含著人



間美味,?是你的福氣,?想必你不會反對囉?』看著她嘴角那一抹奸笑,?我突然有種感



覺:我真的很像被狐狸耍著玩的小兔子... 她將那條滿是尿液騷味的內褲塞進我嘴裡,?



並且拿條絲巾繞過我頭部打結以便將內褲固定在我口中。口中的酸味... 鼻中的腥味...



唉,?真不知道自己現在算什麼...



? ? 她推著我走出浴室,?帶我走到床邊,?將我的雙手綁在床頭矮櫃上,?形成上半身低



俯,?而屁股高高翹起的姿勢,?加上三寸高跟鞋,?我那小屁屁翹得更是高,?她接著也將



我的雙腳綁在矮櫃底部的支腳上;總之,?現在的我是被綁成一個不能動又極其難受的



姿勢。將我綁好後,?她走向她的袋子,?我勉強將頭偏向一邊用眼角搜尋著她的身影,?



這一瞥剛好看到她從袋子中掏出一條鞭子,?柄的部份做成陰莖的形狀,?長約廿公分,?



粗約四公分。看到這幕,?我的心開始發涼,?暗自祈禱最好她只是做做樣子罷了。我無



力地將頭低下,?邊聽著她的腳步聲走到我身後。『寶寶乖喔,?我會好好疼你的唷!』



她用甜甜的語音說著。當她第一鞭抽下來的時候,?如果不是我整個人都被綁在矮櫃上



的話,?我一定馬上跳起來!天啊,?她真是狠下心來用力抽的!口中塞著內褲的我連呻



吟聲都發不出來,?只能在每一鞭落在屁股的時候勉強從喉嚨擠出些微聲響表示疼痛與



抗議。她卻似乎越打、越聽到我痛苦的哼聲她越興奮... 一鞭接一鞭不停歇... 這時



我突然開始恨我自己,?為什麼以前明知道她不喜歡 SM 這些玩意還常常故意拿 SM 的



漫畫小說等等給她看?這下好了,?她不知道怎麼突然變了性子,?裡頭那些玩意現在全



用到我身上來了...



? ? 抽了總有七八十鞭吧,?好不容易,?小狐狸終於停手了。說真的,?那時候我滿眼都



是淚水,?只差沒有當場嚎啕大哭... 小狐狸停手後將鞭子擺在一旁的床上,?然後俯身



向我。她用指尖在我的背脊上輕輕畫圈,?那裡是我身上幾個敏感區域之一,?一陣陣酥



麻的感覺傳了上來,?不自覺的身體產生了些抽動,?身體一抽動就帶動臀部的肌肉也跟



著為顫,?適才鞭打造成的傷痕此刻有如灼傷似般的扯動,?讓我不得不拼命夾緊下半身,?



期望緊繃可以稍稍解除一點痛楚。她察覺了我的反應,?問道:『好痛喔,?對不對?』



我點了點頭代替回答,?其實也是只能點頭而不能說話啦。她將雙唇移向我的屁股,?輕



輕的吻了幾下。正感到有一絲的紓緩,?她卻又將柔唇換成雙手,?當她的雙手指甲劃過



我屁股上的傷痕時,?我整個人因為劇痛而全身肌肉緊繃,?這時她居然問道:『這樣子



會很痛嗎?』那語調還真是天真無邪、清純的可以。哪時我真想破口大罵:『幹,?你



自己被這樣綁著狠狠的抽上幾十鞭,?再被這樣玩,?你就知道痛不痛了... 』『你乖乖



喔,?我去拿藥。』她說著,?起身又去翻東西。我心想『還好,?好歹她知道會出現這種



場面,?還準備了藥可以擦。拜託,?玩到這裡就好了,?我快瘋了!』



? ? 聽到她走回來的聲音,?也聽到她倒了些東西在手上,?我鬆了一口氣,?心想:想這



場苦難終於要結束了。不對,?她的手指在我屁股溝滑動幹嘛?我正想偏頭看個究竟,?



她猛然將手指插入我的屁眼,?好似正抹著什麼東西。那時有種奇怪的感覺,?可以明顯



的感到自己的括約肌正夾著一個東西,?不痛,?伴隨著的輕微痙攣有點舒服,?但總是覺



得不習慣。我發出一聲悶哼,?扭動屁股表示抗議。『乖乖嘛,?我把潤滑劑塗好,?我們



才能玩下一個遊戲呀。』潤滑劑?在我的屁眼?我想到鞭子的握柄... 不會吧?我心



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 ? 突然,?我感到有個圓圓涼涼的東西自我頸部沿著背脊往下身滑去,?習慣性的偏頭



想看看那是什麼,?卻先讓我瞥見空無一物的床舖。空無一物?那剛剛的鞭子呢?與此



同時,?我的屁眼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那感覺好像有人用刀子將你的皮膚割開一道



傷口,?然後將手伸進去用力像兩邊翻撕的感覺... 我沉沉地發出悶哼,?眼淚也搶著滴



了下來,?而下半身也彷若不是自己的一般,?不斷地顫抖;但是奇怪的,?我的陰莖卻開



始硬了起來。小狐狸撫摸著我勃起的雞巴,?用極開心的語調說:『寶寶乖,?你不是一



直很想玩肛交嗎?我幫你呀。乖乖喔,?現在小龜頭才剛剛塞進你的屁眼耶,?不要太興



奮唷。呵... 』我拼命的搖頭發出哼聲,?並且扭動著屁股想擺脫假陰莖的侵擾。但是



屁股扭動時卻造成屁眼附近肌肉和假陰莖龜頭的互相撕扯,?造成更大的痛楚!我的雙



腿抖動的更厲害,?雞巴也更硬了些... 我只好停止下身的扭動,?避免造成自己更多的



痛苦。她看在眼裡,?笑得更快樂了,?她輕輕握住柄端繞著,?說道:『你這麼興奮啊?



那讓你等太久就不好囉... 』語聲未歇,?她就將鞭柄整個用力的塞進我的屁眼,?廿公



分的假陰莖幾乎整根都在我的屁眼裡!我兩眼瞪得極大,?喉嚨卻發不出聲音,?整個下



半身被痛苦淹沒,?幾乎失去了知覺,?但是我的陰莖卻較平日更為脹大,?龜頭也怒張著



流下分泌物。



? ? 『好不好玩啊?很舒服吧?』幹,?快痛到昏厥了,?那賤人居然還問得這麼輕鬆,?



快瘋了。她將我的手自矮櫃鬆開,?反擰到身後綁起,?然後將綁著腿部的繩子也鬆開,?



將我拉到床上仰躺著。一躺下,?屁股的肌肉牽動了深入我屁眼的假陰莖,?拉扯著括約



肌,?除了撕裂的疼痛還是撕裂的疼痛... 我不禁皺眉發出痛苦的聲響。她側身躺在我



身旁,?用指甲在我胸膛和腹部劃著,?邊說道:『不要這樣嘛,?皺眉頭不好看耶。嗯,?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還想玩!』天啊,?我不玩了啦!!! 她對我死命搖頭的樣子視若無



睹,?自顧自的搓揉著我勃起的乳頭。在她的搓揉下我也漸漸放鬆,?產生了些微的快感,?



呼吸也變得有點短促,?我將雙眼閉上享受那感覺,?而渾然忘記了下體的疼痛。突然,?



一陣疼痛將我先前的感覺全部驅離。她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兩個曬衣夾,?正緊緊的咬著



我的乳頭。我發出連串的哼聲表示抗議,?她卻對我微微一笑,?輕說道:『你等著,?還



得幫你的小雞巴打扮一下呢。』她拿了條紅色緞帶,?緊緊地纏繞在我陰莖根部,?還打



了個蝴蝶結哩,?原本就脹大的陰莖此刻更是充血而發出紫紅的色澤,?看得我快昏了。



? ? 『好了,?起來吧,?該散步去了。』小狐狸邊說邊把我從床上拉起來,?拉著我走向



前,?我勉強忍受著下體的疼痛,?一小步一小步的跟著她移向門邊。我還沒站穩,?她就



打開門將我推出門外,?然後迅速的將門關上,?閂上鏈條後才再打開一道縫。其實,?即



使我站穩了也沒用,?為了抵禦屁眼不斷傳來的疼痛,?我全身的肌肉緊繃,?加上雙手被



綁在身後,?根本也沒什麼辦法保持平衡,?也因此,?一被她推出門外我就跌坐在地上。



而當她將門關上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不到身體的疼痛,?而只有一種整個人快崩潰了



的感覺。幸好她馬上又將門打開,?我才彷若又開始有了呼吸,?有了生命。她隔著門對



我說:『站起來,?快點。』我掙扎著站起身來,?但是穿著高跟鞋行動實在很不方便,?



常常會有腳踝扭到的感覺,?加上沒有雙手輔助,?我著實花了段時間才站起來。原本以



為站起來後她就會讓我進房,?沒料到她的下句話是:『從這裡走到走廊的另一端再回



來。』我以疑慮的眼神看著她,?她眼神怒瞪道:『看什麼?不走的話你別想進來。如



果你再拖拖拉拉,?等一下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可不管。』說著她發出冷笑。被她這麼一



說,?我也真的擔心被其他人看到,?那何止丟臉,?根本沒臉活下去了!於是,?我緩緩抬



步,?伴隨著一呼吸就會扯動而帶來疼痛的乳頭上的曬衣夾,?以及屁股那令我痛不欲生



的鞭子,?慢慢地向前邁步。說也奇怪,?慢慢地拖到了走廊盡頭,?準備折返時,?我突然



有種慾望,?希望這時候有人在一旁撞見我現在這模樣,?屁眼的疼痛也開始轉變成一種



快感,?那感覺真的是很奇怪... 待我終於回到了房門口,?小狐狸早已把門打開,?我顧



不得疼痛,?馬上閃身進房間。精神才剛一放鬆,?我馬上射精了,?噴得滿地毯都是,?身



體也隨之痙攣,?恍惚中有種愉悅的感覺。



? ? 小狐狸將門關上,?走到我身邊幫我解開緊縛雙手的繩索,?拿開已經將乳頭夾得紅



腫而且扁扁的曬衣夾,?解開絲巾,?取出我口中那滿是尿騷味的內褲,?問我:『現在覺



得怎樣?』我只是大口的喘著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將鞭稍在手上繞了繞,?猛然



向下一扯,?將假陰莖般的鞭柄自屁眼中拉出來;那瞬間,?我的感覺是下半身似乎少了



什麼東西,?有點空虛,?還兀自感覺到屁眼的括約肌一張一合的活動著,?似乎正在搜尋



著剛剛咬合的物體,?捨不得忘掉那感覺似的。她為我解開纏繞在陰莖根部的緞帶,?原



本挺立的陰莖即刻軟了下去。她跨坐在我身上,?俯身問我道:『怎樣,?SM 好不好玩?



肛交好不好玩?』我很想搖頭跟她說不玩了,?以後再也不玩了。可是我的身體似乎不



這麼想。剛剛射精高潮的餘韻一直到這時候都還讓我的心情無法平復,?這是從來沒有



過的現象;而一直到現在,?雖然身體有痛苦、精神有羞辱,?可是我發覺相對的隱藏伴



隨著的興奮也越大。於是,?我點了點頭代替回答。她笑得好燦爛,?又問:『以後還想



不想玩?』我一點也沒遲疑的點頭。『呵,?那以後有機會再玩。現在你先把絲襪和高



跟鞋脫掉,?好好地去洗個澡。』她攙扶著我站起來。我的兩腿還抖個不停,?好不容易



坐到床沿,?對屁股的壓迫使屁股上的鞭痕和屁眼裡的疼痛再一次一起湧上來。勉強捱



到痛楚稍微減輕,?我對她說:『玩歸玩,?可是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她又是一巴掌甩



過來,?不過落在我臉頰上時卻只是輕輕的撫摸,?她臉帶無辜的說道:『下手不重怎麼



像個真正的女王嘛,?是不是?』這要我怎麼回答?搖搖頭,?將襪帶、絲襪和高跟鞋脫



去,?她也將長靴脫下,?扶著我,?一起進浴室洗鴛鴦浴囉...



? ? 之後,?SM 和肛交就變成我和小狐狸性生活中一個重要的部份。當然了,?也不是每



次我都那麼可憐,?都被她耍好玩,?主人的位置是輪流當的,?這樣才公平嘛,?你說是不



是?